资质新规对建筑业企业的影响及建议

发布时间:2024-03-15


2023 年 9 月份资质新规《住房城乡建设部关于进一步加强建设工程企业资质审批管理工作的通知》出台后,行业内反响较大。本次新规出台之前,住建部于 2020 年发布了《建设工程企业资质管理制度改革方案》和《建设工程企业资质标准框架(征求意见稿)》,面向社会征求意见,多次进行内部研讨,并经历了三年疫情特殊时期,对新形势下的建筑业企业资质管理工作作了十个方面的规定。其中对建筑业企业影响较大的,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统一全国资质审批权限,回收了试点地区的审批权。原来授权的 15 个省份,这次不再试点。试点地区的企业原来通过各地省级资质主管部门申请资质,再次回到住建部。这算是资质改革过程中的一次尝试。

强化建筑业企业资质注册人员考核要求,注册类人员配置恢复到原来的标准(一级资质)。不再执行原来就低的政策(建市〔2016〕226 号),这一点多少有些意外。应该说大多数央企国企相对于大量民企在人力资源方面具有优势,在人员配置方面基本问题不大。这次新规后让众多的民营企业多少有点措手不及。

加大资质动态核查的力度。动态核查,其实之前就有,不过实际开展的效果不佳而已,更多的是警醒。有些地区严格,有些相对宽松,不少企业抱着“大概率抽查不到我”的侥幸心理来应对。这次明显加大了力度。

此外,原来设想的综合资质、甲乙级资质及新资质标准等一系列改革方案没有出台。现有三级资质的后续去向也没有予以明确。大多数三级资质企业期待的“简单换证”没有出现。目前市场上不少三级资质企业根据“建办市函〔2022〕361 号”文件积极办理升级,更多则寄希望于简单换证,处在观望当中。同时,各地建设主管部门对三级资质政策的理解也存在差异。

无论新规是否符合预期,既然已经颁布,作为企业就应该结合自身实际情况,认真对待,做出积极应对。基于此,笔者给企业提出几条建议。

及时了解政策动向,企业一把手应予以足够重视。企业资质管理人员除了平时加强自身学习以外,还需要经常参加协会或者第三方举办的资质相关培训,及时了解政策的变化,以免限于被动。

资质管理不仅仅是资质管理人员的事情,企业一把手也应当予以关注和重视。因为资质工作涉及到人员证书(人事)、企业业绩(工程)、招投标(市场)、资金(财务)等,不出问题则罢,出了问题会直接影响到企业的未来长远发展。

做好企业资质规划,应对后续资质改革。当然这个规划是企业总体发展规划里面一个子项,资质规划需要服从于企业的整体规划。无论资质改革方案何时落地、如何落地,企业都应该做好准备工作。从企业的长远发展考虑,该升级的升级,该转型的转型,该退出的退出。

加强后备人才储备,及时充实各类持证人员。企业应该按照当前执行的标准,配备好相关持证人员。日常生产经营过程中,做好各类人员的储备。员工的流动是正常的,也是无法避免的。这就需要资质管理者及时根据政策进行动态管理。

员工逐步实现年轻化、学历化、持证化。建筑行业是一个执业证书普及率较高的行业。不管是操作工人还是管理人员,都需要持证上岗,从严管理,这也是对生命安全和财产安全负责任的态度。

确保平台上人员业绩和企业业绩的及时性、完整性、真实性。全国建筑市场监管公共服务平台自 2016 年正式上线运行以来,2019 年又进行了升级改版,对工程项目数据进行了分级管理。本次新规又再次进行了升级:申请由住房城乡建设部负责审批的企业资质,其企业业绩应当是在全国建筑市场监管公共服务平台(以下简称全国建筑市场平台)上满足资质标准要求的 A 级工程项目,企业技术人员个人业绩应当是在全国建筑市场平台上满足资质标准要求的A级及B级工程项目。

不少省份也都对业绩的有效性作了相应的规定。个人业绩和企业业绩,都需要通过核查,确认其真实性和等级。这就需要企业做好前期基础工作,及时办理工程项目历史数据补充入库,确保数据更新及时、完善工程项目数据库。

抓紧时间办理资质升级。以往都是从最低级别资质开始申请,完成业绩积累和满足其他条件后再一级级往上升,现在可以直接申请二级资质,减少了企业业绩积累的过程,为众多考虑转行的建筑企业提供了契机。比如,随着房建市场逐渐饱和且利润空间不断减少,需要转至其他市政、公路、水利等等行业。

由于本次新规还不是一个最终的规定,是一个中间政策,后续应该会进一步完善、明确。在这里,笔者根据自身工作经历提出若干建议。

建议加强政策的预期性和可操作性。从“建筑业企业资质管理规定”出台至今,与资质相关的行政法规、政策文件,光部里颁布的就多达几十个。中间先后经历了简化指标、资质更名、合并及部分取消、无纸(电子)化、承诺制、备案制、审批权下发等环节。资质管理越来越复杂,对于从业者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哪些文件在执行、哪些文件已经作废,不少政策文件经常是修改了部分条款却没有发布全文,如果不是在本行业里一直跟进并持续钻研的话,很多从业者往往是一头雾水。

所以,资质政策的制定要有连续性和可操作性。政策不宜急转弯,让企业措手不及。

建议进一步规范资质的“流动”政策。资质是一种行政许可,本身是不允许买卖的,但作为进入建筑市场必备的敲门砖,有其实际价值。即使企业破产、无法正常经营下去,这个资质证书也是一个可以兑现的无形资产。有人愿意接受,有人愿意出让,还有人愿意帮忙提供服务,这个资质流动市场就形成了。依据的就是“建市〔2014〕79 号”文。

本次新规直接废止了“建市〔2014〕79 号”文件。后续如何考虑此项政策,需要进一步出台新的规定。

建议对资质的数量进行科学合理的管控。从目前的市场占有情况来看,行业呈“金字塔”型结构,总包多是央企、国企和部分实力较强的优质民企,资质以特级和一级总承包为主。专业分包和劳务分包,多是民营企业为主。数量方面,目前特级资质 800 多家,一级资质 14000 多家。有施工记录活动的建筑企业有 12 万家,其中 90% 左右的是二三级资质。

随着房地产市场供求关系发生重大变化,建筑业这个曾经最大的客户已经悄然发生了改变,建筑业的产值高峰已经成为过去时,建筑业市场容量也开始逐渐萎缩。按照目前的资质政策,资质数量肯定依旧越来越多。市场蛋糕就那么大,每年新增的资质多少,注销和被吊销的资质多少,究竟需要多少数量的资质才算合理?

本次新规强力整顿,多少会淘汰一些不达标的资质企业,尤其是僵尸和空壳企业。

建议逐步淡化资质在行业管理中的作用。多年以来,市场上就一直有取消资质的呼声。有反对的,也有支持的。资质的实行,是在一定历史条件下的中国特色产物,是在计划经济时代引进前苏联对建筑行业管理模式的产物,有其历史贡献。现如今资质已经融入了整个行业的法律法规和日常管理体系之中,短期内讨论取消是不切实际的。

但从长远来看,今后要与国际市场接轨,资质应该逐渐淡化。资质退出舞台并不意味着投标人一窝蜂。这里完全有企业荣誉、企业工程业绩、建造师个人业绩、技术负责人及关键岗位人员、技术装备、资金实力等诸多限制条件可以取代,这些条件其实也多是申请资质的基本前提。事实上,目前招投标市场上,除了要求承包商具备相应的资质外,还额外设置了以上其中的一些条件作为门槛。

建议尽快明确现有三级资质的后续去向。目前三级资质的数量较大,而且这些三级资质企业多数分布在经济欠发达的市县级地区,承担着当地规模较小的各类工程项目。

“建办市〔2021〕30 号”文已经叫停了三级资质的申请和延续。自 2021 年 7 月 1 日至新的建设工程企业资质标准实施之日止,三级资质证书继续有效,有效期届满的,统一延期至新的建设工程企业资质标准实施之日。新的建设工程企业资质标准实施后,三级资质证书的企业按照有关规定实行换证。

按照这个规定,现有的存量三级资质(不管是否在有效期内)在新标准出台前继续有效。如果按照改革方案里“简单换证”成为乙级资质,对于三级资质企业自然是利好。如果直接宣布现有三级资质作废,就伤了众多三级资质企业主的心,毕竟前期都付出了成本。

笔者建议,一方面鼓励现有的三级资质企业抓紧时间进行升级;另一方面,在后续的政策中考虑让现有的三级资质“有条件地”简单换证,并给予充足的时间让企业着手准备,最终让这些曾经的功臣退出历史舞台。

资质新规,建筑企业资质管理新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