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碳”目标下工程领域的新趋势

发布时间:2024-01-13


在“双碳”背景下,国际工程及投资业态有了新的发展趋势。传统行业收缩,基建项目类型从高碳向低碳转变,同时各行业将出现独立的碳中和技术和工程种类。低碳减碳基建材料的应用导致短期内建设成本上涨,但会慢慢回落。基建项目出现常规基建伴生低碳减碳项目的伴生效应,绿色金融的广泛应用、碳信用的交易价值催生出的碳金融为项目增加了额外的融资渠道。

“双碳”目标对工程行业的影响

传统行业收缩,基建项目业态从高碳向低碳转变。尽管目前各地的碳市场各自独立,但全球统一的碳排放权分配将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届时,各国的碳排放将实行配额制。高碳排放的工程行业如电力、水泥甚至整个传统的基建行业都将受到规模控制,逐步被清洁、低碳工程取代。基建项目类型从高碳向低碳转变。未来的基建领域将涌现出新型零碳低碳排放项目赛道包括新能源、低碳工业项目、必需的高排放项目将附带节能减排板块,如工厂、生产线改造;此外,生态友好项目、碳汇项目将逐渐增加,如固废处理项目、林业项目等。

建筑材料的低碳化要求将影响工程形态,并催生绿色建材产业赛道。碳中和背景下,工程对于项目的基建技术和材料将有着严格的低碳减碳要求。项目通过对材料的“碳足迹”进行追踪,对于高碳排放生产的材料将采取准入限制,使用不达标基建材料或者技术将影响项目的验收。此需求将催生低碳化生产的绿色建材产业的发展,成为有别于传统建材产业的新赛道。

基建项目出现伴生效应。未来的基建一段时间内会出现伴生效应,即普通项目会伴生一个碳汇项目、新能源项目或者碳捕捉项目。普通项目产生的碳排放,将由碳汇项目或新能源项目产生的碳信用来抵消,或捕捉后续运营产生的二氧化碳,让普通项目变为低碳甚至零碳项目。这就意味着未来的常规工程将以项目包形式出现,诸如“工厂+碳捕捉”“房建+光伏”等伴生业务类型,这将考验工程承包商的综合服务能力。

各行业将产生独立的碳中和工程业务赛道。对于旧有产业或未考虑低碳化的工程项目,将需要有独立的行业碳中和工程业务、低碳化改造工程等。各行业将产生独立的碳中和业务,对本行业的各类工程形态进行低碳化改造或作为项目的衍生工程推进,其形态类似于钢铁、水泥行业的脱硫脱硝产业或者余热发电工程。

石油石化企业的融资难度加大

我国的“双碳”战略主要针对化石能源,尤其是煤炭,减煤将成为近期落实“双碳”战略的首要工作。煤炭项目将面临提前淘汰、成为搁浅资产的更大风险,违约率将明显上升。出于风险控制的考虑,金融机构要么回避煤炭项目,要么要求煤炭项目支付更高的贷款利息。这可以被视为金融市场为高碳项目定价的一种方式。因此,煤炭项目的融资成本增加,经济恶化。像煤炭一样,石油也是一种化石能源。在金融机构看来,石油石化项目也可能成为搁浅资产。投资石油石化项目面临一定的政策风险,虽然这种风险远低于投资煤炭项目。在“双碳”战略推进的过程中,金融机构的绿色低碳意识会越来越强,导致石油石化项目的融资成本或将整体升高。在石油石化项目中,后者相对更受金融市场青睐。中国石化市场未来将有广阔的发展空间,石化企业仍有较强的盈利潜力。由于多种因素的共同影响,我国成品油需求已接近饱和,炼油、批发和零售企业未来利润的想象空间相对有限且不确定,对投资者的吸引力较小。

建筑领域是实现“双碳”目标的重点领域

我国是世界上现有建筑和新开工建筑最多的国家。建筑物的建造、运营和拆除消耗大量能源,由此产生的碳排放量惊人。根据计算方法的不同,建筑领域的碳排放量约占全社会总排放量的20%至50%。就现有建筑的运行而言,每年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21亿吨,约占中国碳排放总量的20%。这包括直接和间接排放。

建筑领域脱碳有“底气”。有一种流行的观点认为,建筑领域能否以及何时实现“双碳”目标,取决于电力行业何时实现零碳。这种说法有一定的道理。目前,我国近一半的建筑排放来自建筑每年消耗1.89万亿千瓦时的电力相关的间接排放。随着电气化步伐的加快,更多建筑使用的化石能源将被电替代,未来电力间接排放在建筑总排放中的比重将不断提高。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建筑行业只能被动地等待电力行业的零碳化。建筑行业可以主动作为,为电力行业的尽早零碳化和电力系统的长期稳定提供支撑。

实现建筑全过程节能减排。《2020年全球建筑和建造业状况报告》指出,我国建筑行业的碳排放量主要集中在建筑运行和建材生产过程中。要想实现建筑行业绿色发展,必须从绿色建筑全生命周期出发,综合考虑如何降低建筑全生命周期的碳排放量,包括材料生产、建筑规划设计、建材建造、建筑施工、建筑处理等。从建筑全生命周期各个阶段都提高节能减排效率,通过多个行业共同参与配合实现节能减排。“十四五”时期是碳达峰的重要时期,建筑行业在实现温室气体减排目标中有着重要作用,承担着节能减排、实现绿色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任。因此,可以借助绿色建筑实现“双碳”目标,构建现代经济体系。

“双碳”目标下的新模式

“双碳”目标下工程行业产生了多种新的业务模式、投融资形态。碳的排放额度能够产生两种方式,一是设立排放额度,针对排放实体设立碳排放配额,即碳配额或者碳排放权;二是通过使用新能源、植树造林、节能减排等,抵消部分碳排放,减少排放量,即碳信用或碳权。碳配额或者碳权可以进行定价和交易,并能够产生相应的碳金融业务,其交易市场称为碳市场。一般碳配额和碳权主要在国家碳市场或区域碳市场,进行国家内或区域内的交易。在跨境交易方面,碳配额和碳权的认证机制包括国际排放贸易机制(IET)、联合履约机制(JI)和清洁发展机制(CDM)。这三种机制主要针对国家与国家间的碳配额或清洁工程项目产生碳信用的跨国流转。同样类似的还有绿色电力证书模式,其本质是清洁能源发电产生的碳信用获得定价。

此外,可再生能源工程、节能减排、绿色项目能够获得国际金融机构的转型绿色资金支持,称之为绿色金融。绿色金融目前已经成为国际工程行业金融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相比于传统金融行业,绿色金融更注重政策导向、可持续性,以及定向产业的扶持。符合条件的绿色项目将更容易获得绿色融资。

清洁发展机制及应用案例

清洁发展机制特点。在碳交易国际合作机制中,实用性最强、应用最广泛的,是适用于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开展项目合作的CDM。CDM的核心是跨国跨地区的项目级减排量抵消额的转让与获得。发达国家的投资者通过在发展中国家投资减排项目,或者购买项目“经核证的减排量”(CER),即可履行其在本国或者本地区所承诺的限排或减排义务。

清洁发展机制项目现状。CDM随着《京都协议书》提出。2004年,世界上第一个CDM项目注册成功。2005年2月16日《京都议定书》正式生效,为CDM市场的快速发展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同时,随着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EU-ETS)等需求市场的不断发展,CDM项目规模亦不断扩大。目前,受制于CER的国际市场价格,CDM注册的只能作为国际清洁低碳工程项目的一种备选方案。但是随着全球性的统一碳市场建设完成,CDM项目在全球区域的通用性得到增强,其经济价值也将回升。

主要启示和建议

“双碳”实施途径。一是统一思想。碳中和理念将引发行业变革和科技变革。企业想要拥抱这种变革,就要将碳中和的理念植入到整个体制内。企业的绿色低碳转型可能会冲击传统业务,却会催生新的业务。企业应反复、深入地对内宣传,统一员工思想,宣贯发展战略。需要明确的是,“双碳”目标下的行业发展并不是抛弃传统的能源和技术,而是对传统能源做绿色低碳化处理,这将使能源利用更细致,也能带来技术变革或模式升级。行业的旧蛋糕并不会消失,只是转换成另外形态的新蛋糕,而且体量将更大。这些观点和理念的充分宣传,能够降低“双碳”目标的推进阻力,使企业的碳中和战略得到充分贯彻执行。

二是研究赋能。碳中和理念目前处于初级阶段,众多行业的相关技术不完善,方向不清晰。企业应依托自身所处行业,建立智库机构,深入探索适合本行业发展的碳中和新技术、新产品、新方向,以研究赋能业务。同时,广泛开展跨行业跨领域的技术研讨,集思广益,创新发展,为企业的碳中和发展提供可持续、经济可行的路径。

“双碳”目标和行动方案。一是确立企业级碳中和目标。中石油已发布《绿色低碳发展行动计划3.0》,明确了集团级的碳中和目标,确立了碳达峰、“近零”排放的行动计划。这为其所属企业提供了“双碳”发展的战略纲领。所属企业应由此提炼出符合自身特点的目标和任务,并制定企业级碳中和目标,展示企业的责任感,增加企业的品牌知名度。

二是厘清企业碳中和责任。对于持有大量境外资产的跨国企业来说,应厘清集团企业级的碳中和与其区域板块碳中和的关系。一个在境外持有大量清洁能源、国内碳排放超标的企业,尽管从公司整体角度来讲,可能已经实现了碳中和,但是其国内地域和集团内的碳减排责任并未完全履行,因此仍然需要在国内地域进行碳减排、碳吸收产业的配置。

三是设定行动方案。在设定企业级目标后,应以此为基础进行拆解,细分责任到各业务板块、科室、团队。结合研究成果、业务方向,设定企业的“双碳”行动方案。通过设定行动方案,确定企业碳中和业务的顶层设计,对碳中和目标做可落地的业务布局和行动规划,为企业的后续市场方向、战略举措提供方法论和实践指导。

双碳,节能减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