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027- 8365 5451

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027- 83655451
客服组:
在线客服
QQ:

微信:在线客服

服务时间:
9:00 - 18:00
>
>
>
【原创】从NCP的爆发看风险管理的重要性
经典文章
课题研究
评论文章
行业案例

高登智库

【原创】从NCP的爆发看风险管理的重要性

浏览量

武汉封城!湖北感染!全国蔓延!世界扩散!

2020年(鼠年)的春节,全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就是在这种恐慌的气氛中度过的;而且,这种气氛还不能在短时间内消除。

截至2020年2月28日14:20,全国累计确诊病人78,959例,现有确诊病人39,941例,累计死亡病人2,791例,累计治愈病人36,227例。

病毒感染至全国34个省、市、自治区和港澳台地区,无一幸免!

病毒扩散至日本、韩国、新加坡等28个国家,以日、韩为剧。

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简称NCP)首先在武汉地区爆发的原因有很多种说法。目前比较一致的说法,是因为人类猎食野生菊头蝙蝠(Horseshoe Bat)导致的,是大自然对人类的破坏行为进行疯狂报复和无情惩罚的结果。

这是最直接的原因,但不是真正的原因。

导致这场灾难的真正的原因有很多。

从法律层面上来讲,湖北省、武汉市和其他州市在执行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方面做得非常不好。

1988年11月8日,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四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

2004年8月28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通过《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的决定》,第一次修正《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

2009年8月27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通过《关于修改部分法律的决定》,第二次修正《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

2016年7月2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第三次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

2018年10月26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第四次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

2020年2月24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自公布之日起施行。

自《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颁布之日起,历经四次修改,已有32年之久。而在全国各地,尤其是在湖北省,由于森林覆盖面积大,各种野生动物多,猎杀和食用野生动物的违法行为经常发生。这次NCP疫情的爆发,是违反国家法律、破坏大自然的结果。湖北省、武汉市和其他州市政府执法不严,是导致这场灾难的主要原因。

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被怀疑是这次NCP疫情爆发的罪魁祸首。

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位于武汉市江汉区发展大道207号,地处武汉市中心城区,是华中地区规模最大的,集海鲜、冰鲜、水产、干货等为一体的水产批发市场。市场总建筑面积为5万平方米,投资金额近5,000万元,安置经营户1,000余户。为缓解政府的压力,该市场安置了下岗职工几百人,曾多次被授予“武汉市文明市场”荣誉称号。

该市场的主体公司为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主要经营范围为市场物业管理、停车场经营等。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余甜,最终受益人为余甜和余其泽,二人各自持股50%。

2020年1月1日,武汉市江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武汉市江汉区卫生健康局发出“关于休市整治的公告”。公告称,根据国务院《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等法规条例的规定,及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经研究,决定对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实行休市,进行环境卫生整治。请广大商户积极配合,开市时间另行通知。

2020年1月3日,流行病学调查显示,部分病例为华南海鲜批发城经营商户,当时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被病毒感染。

2020年1月11日,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通报称,死亡患者为男性,61岁,因呼吸衰竭、重症肺炎入院,同时患有腹部肿瘤及慢性肝病。该患者常年在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采购货物。该患者于2020年1月9日经抢救无效死亡。

2020年1月19日,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副研究员郁文彬等科研人员发表文章,称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的新型病毒是从其他地方传入的,该市场不是新冠病毒的起源地。新冠病毒可能最早于2019年11月中下旬就输入到了武汉,并开始人际间的传播,在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加快了人际间的传播。

2020年1月26日,中国疾病控制中心首次从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的585份环境样本中,检测到33份样品含有新型冠状病毒核酸,并成功在阳性环境标本中分离病毒,提示该病毒来源于该批发市场销售的野生动物。

早在2003年“非典”结束后,钟南山院士就警告过,不能猎食野生动物,否则,“枪声一响,没有赢家”。但是,这并没有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

从价值取向上看,李兰娟院士最近提出,要重新定位年轻一代的价值观,不能朝着娱乐圈、网红圈的方向发展,而更应该重视科研、军事领域的发展。如果有更多的年轻人从事科研工作,有更多的人从事风险管理工作,我们就不会陷于目前如此被动的局面。

导致这场灾难的原因还有很多。

2020年1月3日,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被公安部门训诫,错失了抗击疫情的大好时机。

2020年1月21日,湖北省政府举办新春团拜会,推迟了封城时间,失去了阻断病毒向外扩散、传播的最佳时机。

2020年1月19日,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主任医师李刚,散布错误言论,误导广大群众,放松了对病毒传播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的警惕。

2020年1月18日,江岸区百步亭社区举办万家宴,四万多个家庭参加了活动,使病毒扩散的机会大大增加。

根据上述分析,增强风险意识,加强风险管理,提前识别风险,提前采取措施,是避免重大灾难发生的行之有效的方法。

大到整个世界,再到一个国家,小到具体项目,都是这个道理。

虽然我们国家自2016年就开始建立和实施了“风险分级管控与隐患排查治理双体系”,但从实际运行效果来看,还需要进一步前移、完善和强化。

建立完善的风险管理体系,制定完整的风险管理制度。

尽快建立从中央到地方的全国性的风险管理体系,制定完整的风险管理制度,是保证整个国家安全的重要举措。这需要大批专家和学者的加入。

对于每一个具体的项目,必须制定行之有效的风险管理计划,包括风险管理策略、风险管理方法、角色与职责、资金、时间安排、风险类别、相关方风险偏好、风险概率和影响定义、概率和影响矩阵等内容。

加强风险教育,普及风险知识,提高全民意识,正确应对风险。风险无处不在,不论个人、企业、政府部门、社会组织,乃至整个国家,都应该认识到风险管理的重要性。个人、企业、政府部门、社会组织,以及整个国家,都需要了解风险。只有了解了风险,才能做出正确的选择,才能制定出正确的应对方案。

加强风险识别工作。定期识别在食品、交通、工程、科研等各个领域存在的风险,提出初步的防范方案。对于每一个具体的项目,定期或不定期识别项目风险,是保证项目安全运行的重要一步。

对已识别的风险进行定性或定量分析。目的是使初步制定的风险应对措施更加稳健、有效。这需要大量人员、设备和资金的投入。

定期对风险进行审查。目的是识别新的风险,重新评估当前风险,关闭已过时的风险,讨论风险发生所引发的问题,总结风险管理方面的经验教训。

在风险管理方面,做得非常成功的案例有很多。

提前封城,挽救城市!

潜江是整个湖北省第一时间封城、第一时间终止所有娱乐活动、第一时间出台了很严格的禁足命令的市级单位。

潜江市委书记吴祖云,在没有得到上级命令之前就提前六天封城,挽救了一座城市!

自NCP疫情爆发以来,潜江市(人口约96.2万)确诊人数、治愈人数和死亡人数,在湖北省境内仅高于神龙架林区(人口约7.68万)。

毛远新的贡献:1975年成功预报辽宁海城地震

从1974年开始,辽宁营口、海城一带就接连发生了一百多次小震。到1975年初,小震越来越频繁,震级逐渐升高。

辽宁省地震办综合各方面的情况,预测近期在营口、海城一带很可能发生破坏性地震,也就是5 - 6级的大地震。

时任省委书记的毛远新当即提出,此消息由辽宁人民广播电台直接播出。

各级干部、党员、民兵全部到基层去,挨家挨户动员老百姓不要住在室内。

没想到2月4日19点36分,就发生了7.3级强烈地震,灾情比估计的要严重得多。

可以想象,如果没有毛远新的提前预警,海城人民群众将遭受多么大的灾难啊!

1976年地震史上的青龙奇迹

在参加全国地震群测、群防工作经验交流会时,青龙县科委主管地震工作的王青春听取了汪成民关于唐山一带可能发生5级以上地震的通报,强调该通报不代表地震局的预测。

王青春就立刻往回赶,到家已是7月21日了。他连夜整理记录,向青龙县上级干部报告。

青龙县长冉广岐在7月25日向全县三级干部800多人作了震情报告,要求必须在26日之前将震情通知到每一个人。

让整个华夏大地的人们都感到异乎寻常、惊惧的唐山大地震(发生于1976年7月28日3时42分53.8秒),却没有把距离仅115公里的青龙县人民伤害分毫。

因成功地发布了地震预报,全县47万人幸免于难! 

风险管理的第一个常见问题是,因为无法意识或很难预见到风险发生后可能产生的恶劣后果,人们往往不重视或不愿意进行风险发生前的识别和预防工作。

风险管理的第二个常见问题是,人们努力识别和分析各种风险并制定相应的措施,但是不采取积极的行动去管理风险,而更愿意在风险发生后匆忙应对。

我们必须改变以往落后的观念和被动的做法,更加积极、更加主动地管理风险,尽一切和最大可能去防止风险的发生、减少风险发生所带来的损失。否则,我们、我们的项目、我们的企业、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世界,都将不得安宁!